首页 > 生活 > 正文

姐弟走失25小时后被找到 “好心叔叔”身份存疑

时间:2018-12-06 23:32:05        来源:本站

  姐弟走失25小时后被找到 “好心叔叔”身份存疑

  温州姐弟走失25小时后被找到 “好心叔叔”身份存疑

  城事温州网-温州商报、温州晚报、温州都市报2015-04-08 07:33我要分享380

  父母紧紧抱着两个找回来的孩子。

  据警方今天(4月8日)凌晨消息,经温州鹿城分局刑侦大队、南郊派出所连夜审查,犯罪嫌疑人宋某(男、29岁、贵州人)交代了自己拐骗两名儿童的犯罪事实,现已经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刚刚辞去快餐店厨师工作,马玲难得在中午“放假”,却赶上了让他们整个家族心急火燎的事情:表哥年仅六岁的儿子和七岁的女儿,失踪了。

  马玲于是拿起寻人启事,到火车站一带分发。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居然撞见了表哥的两个孩子。

  此时,姐弟俩已经整整失踪25小时。微信、微博疯转寻人启事,还有自发帮忙寻找的好心人,整个温州城都在寻找失踪的姐弟俩。

  而事后,家属及记者回顾整个经过,发现失踪事件疑点重重。其间,一位陌生男子曾说要帮姐弟找妈妈,结果却带他们入住了旅馆。警方透露,他们正在进一步调查此事。

  与奶奶先后下楼 朝反方向行走错开

  2004年,安徽阜阳男子王飞来到温州,在温州,他认识了妻子,同样在温州,两个孩子相继出世。然而,牛山北路的德政村,对姐姐甜甜和弟弟韩韩而言,却是一个相对陌生的住所。

  在入住德政村前,他们曾在西山一带租住过较长一段时间。因为在十足便利店工作的妈妈工作调动,要去另一个门店上班,于是把住所换到了德政村。尽管相对较近,但即便步行,也要20多分钟。

  在搬到新家短短两个月时间,妈妈曾带着姐弟俩去过店里,但他们的奶奶从未去过。

  前天,奶奶马忠云打算带着姐弟俩去儿媳妇店里。但是,马忠云需要照顾的是,除了姐弟俩外,还有另一个儿子的孩子。当天上午10时30分左右,奶奶正在给另一个儿子的孩子换裤子,姐弟俩便迫不及待地跑下楼。

  “前后六七分钟不到,我下楼后,就不见姐弟俩了。” 马忠云说。马忠云下楼后,没有多想便往左拐,然后顺路找去。这样的场景,此前曾多次上演过。

  “姐弟俩经常会跑出去玩,但都能很快找回。”马忠云说,姐弟俩最常去的地方,是村里的老人活动广场,那里有一堆健身器材。即便去孩子妈妈店里,也是往左拐。

  然而,马忠云却始终不见孩子的身影。当天,姐弟俩跑下楼,拐向了右边。

  曾原路返回家中,发现门锁着再度离开

  不见孩子身影,马忠云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于是急匆匆给儿媳妇打电话,儿媳妇说:“没事,他们知道走。”也差不多这个时候,甜甜和韩韩等不到奶奶,又沿路返回家中。

  在马忠云印象中,甜甜每次出去,都要将钥匙攥在手里,而这次,她并没有带上钥匙。甜甜回去后发现,家里的门锁着,只好失望地离开。

  当天上午 11点06分,家附近的监控记录下了这么一幕:姐弟俩手拉手,走了出去。

  他们与奶奶的距离越来越远。一路上,车来车往,始终不见奶奶,更没有一个熟悉面孔,甜甜不由得开始害怕。与此同时,马忠云给儿媳妇打电话,可儿媳妇告诉她,孩子还没到她这里。

  过了一会儿,马忠云再给儿媳打电话。依然被告知,仍不见孩子身影。马忠云和儿媳妇都坐不住了。儿媳妇黄显群骑着电瓶车,沿着单位和住所的必经之路,来回反复寻找。马忠云则在住所周边反复寻找。她们扯开嗓子喊孩子的名字,喊了一声又一声,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陌生叔叔问他们名字,说要帮忙找妈妈

  姐弟俩与奶奶之间的距离,仍在继续扩大。

  监控陆续记下:姐弟俩沿着牛山北路往火车站方向走去,他们经过了一座大桥,接着在建国医院附近出现,当天上午11时50分,姐弟俩最后的身影在牛山北路劳务市场附近消失。

  姐弟俩看到路边有人在下棋,不禁被吸引。一时间,把找妈妈的事情忘记了。很快,一位陌生叔叔注意到了姐弟俩。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一开始,甜甜并没有说自己的名字。陌生叔叔又把头转向韩韩。“我叫弟弟不要告诉他,没想到,弟弟马上把名字说了。”甜甜说,陌生叔叔说他跟他们爸爸是朋友,他要帮他们找妈妈。于是,甜甜也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陌生叔叔。

  接着,陌生叔叔问姐弟俩有没有吃饭。“我要吃比萨。”韩韩脱口而出,而甜甜则有些警惕地称,她不饿。

  陌生叔叔于是说,要带姐弟俩回家,三人行走的是火车站方向。

  当天下午3时,在反复寻找未果后,马忠云和黄显群把孩子走失的消息,告诉了在滨海园区上班的王飞。得知两个孩子都不见的消息后,王飞丢下工作,赶往南郊派出所报警。

  在温州工作的亲友老乡同事们,也闻讯赶来加入搜寻队伍。而迟迟见不到妈妈,甜甜开始哭泣。

  甜甜说,这时,陌生叔叔告诉她,要去的地方,有鳄鱼等。姐弟俩的注意力,重新被吸引。

  在房间内大哭 带下楼后被幸运撞见

  一路上,陌生叔叔给姐弟俩买了汉堡、薯条等。夜幕降临,姐弟俩第一次没有和父母一起过。“我们一起睡在一个房间内,房间内有电脑。”甜甜说,韩韩玩电脑玩到了晚上12点。

  次日上午11点醒来,依然未见到妈妈。“妈妈,怎么还没有来接我。”甜甜顿时委屈地大哭起来。“我要找妈妈,我要找妈妈。”她的哭声越来越响。于是,陌生叔叔带姐弟俩下楼。

  与此同时,马玲带着一叠寻人启事,前往火车站广场对面的华盟商务广场分发寻人启事。马玲是姐弟俩的表叔,他原本在新南站附近的一个快餐店内担任厨师。往常,临近中午都是最忙的时候,而昨天,他刚刚从快餐店辞职,准备换家单位,这也让他得以在“最忙”的时候出来找人。

  没有想到,马玲下意识地一转头,发现旁边一个男孩酷似自己的侄儿韩韩,他于是赶紧喊侄儿名字,对方却自顾自上蹦下跳玩耍,没有理会他。马玲又注意到,一边的女孩子和甜甜很像,于是喊甜甜的名字,她看了一眼他,“哇”一声大哭起来。

  马玲跑上前,抱起了甜甜,甜甜一个劲地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这时,一个陌生男子走上前说,这两个孩子早一天就跟他在一起了。见马玲要抱走孩子,该陌生男子便提出,先一起去下派出所。

  马玲于是打电话给自己哥哥,接着哥哥又通知了王飞。越来越多的亲友激动万分地赶到现场,母亲黄显群也赶到现场。

  “你还敢不敢出去玩?”“不敢了,妈妈我想你。”甜甜大哭,黄显群也哭。就在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孩子身上时,马玲突然发现,陌生男子不知何时一个人出现在公交站牌前。

  该名陌生男子,正是声称要带姐弟俩找妈妈的陌生叔叔。

  甜甜说这个叔叔不是好人

  重新回到父母怀抱后,两个孩子很快回过劲来。昨天傍晚,在位于德政村的临时出租房内,姐弟俩上蹦下跳,十分活跃。

  街坊邻居老乡纷纷赶来,临时出租房从未如此热闹过。“135***959。”甜甜居然一口气背出了一串手机号码,这个号码正是她父亲的。而在之前,她只记得父母手机亲情网短号。

  当时,陌生叔叔问她父母手机号码时,她报给对方的正是手机短号。她说,是自己临时学会的。

  甜甜告诉记者,她觉得这个叔叔不是好人,因为“不带我找妈妈”。

  疑点重重的“好心叔叔”

  ●疑点一:

  自称父母同事,孩子父母却与其不相识

  ●疑点二:给了两个不同联系方式,男子有什么顾虑?

  当时,姐弟俩被表叔找到后,家属希望对方能留下电话表示感谢,但对方却称自己手机可能停机了,家属坚称一定要对方留下一个电话,待事后方便感谢,如果停机可以给他充话费,该男子便拿来家属手机拨进了自己电话。而在事后,另一名家属发现对方也报了一个电话号码给他,与之前的手机号码不同,一个属地为温州,一个显示为贵阳。昨天,记者拨通了两个号码,其中贵阳号码则回短信称并不是记者要找的人,温州电话无人接听。

  ●疑点三: 多个版本相互冲突,到底是谁照顾孩子?

  孩子找到后,家属曾询问陌生男子是谁在照顾孩子,该男子对不同的家属说了不同的解释,一个回答是自己,另一个回答是老板娘,还有一个则是亲属,而这三个说法都是在亲属事后互相提起才让人起疑的。

  ●疑点四: 为何没有第一时间报警?

  让家属难以释怀的是,陌生男子在当天下午遇到孩子的时候,为何没有第一时间报警,“孩子记不住我们手机长号,随便报了个亲情网‘662’,那也应该第一时间报警呀!”家属称为何男子未在第一时间报警。

  据孩子讲述,陌生男子曾给他们买了薯条和汉堡,而这也得到了旅馆老板娘的印证,而让家长想不通的是,男子住的是这么廉价的旅馆,却给孩子买了这么多好吃的呢?到底意欲何为?

  甜甜事后告诉父母,这名“叔叔”当时自称是他们爸爸的朋友,可以带他们去找妈妈。对方自称是孩子家长的同事,孩子父母接受记者采访时却说,他们并不认识这个陌生男子。

  旅馆老板回忆姐弟俩入住旅馆细节

  在孩子被找到的第一时间,家属赶到拍下了当时孩子和家长相拥而泣的画面,记者发现,这名陪伴在孩子身边的男子也一同入境,而根据当时的画面,记者随后在孩子被找到的附近开始搜寻相关线索,竟也有了一些意外的发现。

  当时,记者向华盟商务广场周边的店家打探这名男子的消息,只有离发现孩子较近的一些店家称早上看到有电视台媒体过来采访,但具体何事却并不清楚。

  随后,记者再次沿着商铺询问,终于在一家旅馆有了收获。当时记者拿着这名男子视频中唯一出现的一张正面截图,向旅馆店门口的老板娘询问时,对方只看过一眼,便非常笃定的告诉记者,“就是这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入住客房,当时还开了一间电脑房”。

  随后,老板叶先生带着记者上了位于四楼的客房。这家旅馆一楼只开了一个小店面招揽生意,如有客人入住的话,则由工作人员带到后门进入四楼的客房。

  很快,老板就根据对方的名字查询到了入住信息,男子是在3月31日入住该旅馆,此后未退房。信息显示,男子姓宋,来自贵州,今年29岁。

  火车站附近人来人往,为何老板会一下子就通过视频截图就认出了是住在这里的旅客呢?老板娘说当晚(6日)8点多钟时,这名男子带着两个孩子,还自称是孩子家长的同事,因为同事加班,才代为照顾,等到11点多的时候会有人来接。

  当时老板娘清楚记得,孩子非常听话,从未哭闹,所以也未起疑,便按照男子的要求,给他们开了一间80元的电脑房。起初,老板听到对方很快就被父母接走时,曾劝男子开个小房间休息即可,但对方却回了一句说,“孩子父母有钱,没事!”

  而整个夜晚,老板娘也称未听到房间内有孩子的哭闹声。昨天一早,老板娘还进入到房间内帮姐弟俩穿衣服,随后还给他们每人各一只香蕉,“弟弟看起来很调皮,不好意思要,而姐姐拿过来就吃了。”老板娘回忆。

  除了这些细节外,老板还回忆,男子以前也曾在这里住过,但时间都不久。

  知情人透露“好心男子”性格内向

  在走访过程中,记者还了解到,男子还曾在梧田一家酒店工作过。该酒店餐饮经理介绍,男子是在去年5月底入职的,当时干的是服务员。

  而在大家印象中,男子有点“木讷”、“不爱说话”、“答一句才回一句”,显得有些不合群,所以身边没有好友,而一位同是贵州老乡的服务员称,除了对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外,其他均无印象。

  记者了解得知,按照合同规定,酒店员工入职三月后才能离职,而在去年十月左右,男子称家中有事,随后离职。

  宋某老家贵州某村。宋某有兄妹3人,宋某排行老大。

  昨晚,宋某的叔叔宋先生说,早些年,宋某的父亲出车祸,头部受伤留下后遗症,行动和思维异常,其母亲离家外出打工,这些年均没有回家。

  在宋先生的印象里,宋某性格内向,不善言谈。几年前,宋某出外打工。“有时候在贵阳,有的时候在温州,这两个地方都有他的亲戚或朋友,这期间,他很少回家。”宋先生说。

  “大概在今年春节前3个月,宋某回老家过年,看他的样子,也没有赚到钱,性格也没有什么变化,经常呆在家里,很少外出。”宋先生说,10多天前,宋某才从老家出来,出门的车费和生活费都是他向姥姥讨要的。

  在宋先生的印象里,宋某人本份老实,品质是好的,从未听说过宋某做过什么坏事。

  宋某的妈妈李女士在台州打工。李女士说,儿子宋某比较老实,不喜欢说话,也没有什么朋友。“儿子快30岁了,还没有女朋友,这让人着急。”李女士说,几前天,她的一位亲戚说,儿子去了贵阳,准备在贵阳上班,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到的温州。

  “我和儿子经常在网上聊天,2天前,儿子还说,他没有钱了,希望让我给他充点话费。”李女士说,由于她在鞋厂上班,早出晚归,因此一直没有时间给儿子充电话费。

  昨晚,在台州跟随母亲打工的宋某弟弟和妹妹联系上了记者,妹妹称自己在网络上看到了哥哥,她称哥哥是个好人,不会做坏事,她形容哥哥时提到了“宅”,“哥哥没有女朋友,就是喜欢上网玩电脑,但心是善良的!”

  来源:腾讯新闻

    美女图库
    更多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