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育儿 > 正文

《银翼杀手2049》系列电影全剧透

时间:2018-11-09 01:04:37        来源:本站

  以下内容纯粹剧透。有关评价虽然也在其中有所体现,但真正影评有待上传。

  一、复习《银翼杀手》第一部

  因为《银翼杀手2049》的导演还请人整出了三部短片,为了区分,把最初的《银翼杀手》记作《银翼杀手2020》(之前也有翻译《公元2020》)

  《银翼杀手2020》很久之前就看过。但是没想到看到《银翼杀手2049》这一部,居然想不起上一部的内容,翻查自己的影评,发现居然没有写。按照记忆,我还以为是“一个复制人警察,负责追杀复制人,最后发现自己的身份,陷入了困境”的故事。

  没办法,重新看了一遍。其实故事很简单:一个叫做泰瑞尔的公司,制造了“复制人”(人造人),很明显泰瑞尔是个善良的老头。他和一班朋友们,有的专门做眼睛,有的专门做身体的基因,而他则负责给复制人灵魂——记忆。也许是技术性问题,也许是刻意为之,但是我相信更多的是技术性难题,因为警察局长根据“官方资料”这样理解复制人的生命限制:他们各方面都是设计来模仿人类,除了他们的感情。但设计者认为数年后,他们可能会发展出自己的情绪反应:仇恨、爱、恐惧、愤怒、羡慕,所以他们做了保险装置——四年的寿命。但是当“造反”的人造人罗伊找上门,逼迫泰瑞尔给他增加寿命时,泰瑞尔是这样说的:生命的真相,想要改变有机生物系统的进化是会致命的,编码程序一旦建立便无法修改。因为,在温育的第二天,任何细胞进行逆转的突变,会产生回复突变的菌落,就像老鼠离开一艘船,然后船沉没。(那E.M.S.重组呢?)我们试过了,甲乙基烷矿酸是烷化剂,也是有效的突变剂,它创造出非常致命的病毒,实验对像离开实验台前就死了。(抑制蛋白可阻挡运作的细胞?)它不会阻碍复制,但会导致复制错误,因此…新形成的DNA带有变异,你会再次得到病毒,但这些,所有的一切都只是理论。我们已尽我们所能把你做好,但不能持久,两倍明亮的光芒,只能燃烧一半的寿命,而你燃烧得非常耀眼,罗伊。虽然,里面的理论应该是瞎编的,但是很明显复制人为了延续生命,做足了功课。但其实没有办法实现,复制人之父泰瑞尔也没有办法。

  人类为了自己的欲望,造出了复制人,来充当“奴隶”。但很明显因为技术不成熟,复制人会产生自己的“情绪”,最终并不会服从人类的统治。所以,本来是充当人类拓展世外(准确说是“地球外”)殖民地的运输工、军人、杀手、玩偶(人类想得真周到)……六个复制人从世外殖民地逃回地球,他们想闯入泰瑞尔的公司,结果被电网烧死两个。运输工里昂被警察抓住,剩下的带头的军人罗伊,杀手卓拉和玩偶蒲莉丝逃跑。里昂在接受警察的情绪测试(很明显为了激发复制人的情绪,以测试其是否正常,是否处于服从人类的“安全阶段”)时,突然袭击,杀了警察,也逃跑了(不过bug很明显,里昂居然是在接受测试时,拔出枪来杀了警察。当然我们也可以把事情搞复杂点,另外一个回到地球的复制人不知所终,而里昂是罗伊回到地球上遇到的新伙伴)。

  在这样的背景下,故事开始了。

  一方面,警察部门专门处理叛逃复制人的是“银翼杀手”。主人公德卡为了弄清楚复制人回到地球的目的,并且将它们毁灭,开启了任务。

  德卡对付的第一个是里昂,德卡找到了他家(这也是bug,因为复制人居然有自己的家。如果里昂是作为一个世外运输工逃回地球的,他不该有家。如果是逃回地球后藏身之所,不会那么容易就被警察找到),从浴池里找到了“人造蛇的鳞片”,从衣柜里翻出了一叠“照片”。从这些蜘丝马迹(查找照片时还用到了很先进的“语音操作系统”),找到了从事人蛇共舞表演的莎乐美。很明显她是里昂的情人(我特意截图比较了她和复制人杀手卓卡的照片,很相似,尽管角度不同。如果她就是卓卡,那么故事完整;如果不是,那么就是导演故意留下的“续集”,当然我们现在看到的续集里,根本就没有她。何况,当莎乐美死后,局长和德卡有三个和四个的争论,德卡认为解决掉卓卡,剩下三个。但是局长说加上新叛逃的瑞秋,又凑了四个),也就是说卓卡找到了份人蛇表演的工作来隐藏自己,德卡找到了她。并且在追捕的过程中开枪打死了她。而里昂,为了复仇,主动冲出来想杀了德卡,幸好被(泰瑞尔当作侄女培养的复制人)瑞秋救下,瑞秋捡起枪,并开枪杀死了里昂。因为里昂逼问德卡的“寿命四年”,让德卡明白了他们的目标是找泰瑞尔延长寿命(其实这并不难理解)。

  另一方面,罗伊正面进攻泰瑞尔公司失败后,通过制造眼球的老头,找到了制造基因的塞巴斯汀,又通过塞巴斯汀的找到了泰瑞尔家。发现无法延长寿命后,罗伊杀死了泰瑞尔。这也就是经典的,被认为充满寓意的“复制人弑父”情节。

  追捕而来的德卡,在塞巴斯汀家中,与蒲莉丝搏斗,并杀了她。最后遭遇罗伊,根本不是这个超级士兵的对手,险些死在他的手中。没想到,在最后关头,罗伊反而救起了德卡,并说出了一段著名的台词:我所见过的事物,你们人类绝对无法置信,我目睹战舰在猎户星座的端沿起火燃烧,我看着C射线在唐怀瑟之门附近的黑暗中闪耀,所有这些时刻,终将流失在时光中,一如眼泪消失在雨中。然后罗伊自然生命终止。

  然后德卡,因为受到复制人的影响(就像战场上与敌人有过亲密接触会改变战士的心态。何况之前他选择退休,估计也是对于杀复制人感到良心不安),现在瑞秋和罗伊都救了他一命,这种特定经历,更加模糊了他站在人类奴隶主看待复制人奴隶的价值观。于是,他带上瑞秋开始了逃亡生涯……

  二、三部短片。

  刚刚看完了三部短片。这是导演邀请另外三名导演拍的,为了填补续集和第一部《银翼杀手》的空隙。

  第一部短片是《黑暗浩劫》紧承《银翼杀手》,因为生产出来的复制人存在问题,包括泰瑞尔得意之作瑞秋,都会因为“自我”的觉醒,选择叛逃。所以仓库里连锁6型都被毁灭掉。泰瑞尔公司重新研发了可以与人类一样长寿命的新型的连锁8型。但是因为各地兴起“人类至上主义运动”(就好像“白人至上”之类的种族仇视一样),而且人类至上主义者,还利用复制人的登记信息库来消灭“复制人”,把他们虐杀后吊起来示众。当然这也激起了复制人的反抗,在一个特定人类(估计是受够了亲友的背叛,相当欣赏不会背叛人类的复制人,觉得复制人才是纯粹的人)的帮助下,两个复制人成功地利用核爆炸所产生的电磁脉冲来毁坏大部分电子设备(这种方法真的是“饮鸩止渴”,但是站在复制人的角度,似乎有无可奈何,毕竟我们找到网络时代,信息可不是那么容易删除的)。当然,人类就没有办法利用复制人的信息库来对付复制人了。复制人与人类唯一的区别就是“一只眼球上留下的编号”。当然,因为这场核爆炸,这场人类和复制人产生的“大冲突”,致使地球陷入了更恶劣的环境中(一开始,《银翼杀手》就认为地球被人类折腾坏了,需要移民外星,需要大量的复制人苦力和军队。现在加上核辐射,加上失去电子信息)。也因此,复制人被禁止生产,泰瑞尔公司倒闭。

  第二部《复制人时代》开头介绍泰瑞尔的公司倒闭了。然后另一个叫做华勒斯的家伙崛起了。理由很简单,华勒斯因为合成农业解决了饥荒,所以成为了大功臣,也赚了大把钱。于是,他收购了泰瑞尔的残部,重新制造“永不背叛的复制人”。为了说服决定世界的政客,华勒斯当场就让一个复制人自残自杀。复制人明明可以对这样的要求进行反抗,但是却没有。这很明显说服了那些口口声声“维护人类文明”,但实际上却是充满欲望的政客。影片虽然没有直接说政客们的选择。但是很明显,复制人的时代还是来临了。

  (从B站上看到的繁体翻译版本,居然把片头资料翻译为:华勒斯购并剩余的泰瑞尔公司并开发新一代的复制人。他们听命于许多幸存的旧型复制人—寿命无限的连锁8型。他们遭到追捕后被“退休”,而追捕他们的人依然叫做——银翼杀手。我认为不可能“新一代复制人”听命于旧版复制人,难道他们几乎和人一样?何况还是“寿命无限”。再说了,复制人制造出来,本来就是为了听命于制造者,或者购买者,总不会见个人就听命于他吧。何况《银翼杀手2049》也没有这样的情节。我特意把《银翼杀手2049》片头的文字记录下来。发现翻译者居然笨得把前后句子连起来。全文如下:

  Replicants are bioengineered humans designed by the Tyrell corporation for use off-world. Their enhanced strength made them ideal slave labor

  After as series of violent rebellions, their manufacture became prohibited and Tyrell corp went bankrupt

  The collapse of the ecosystems in the mid 2020s led to the rise of industrialist Niander Wallace whose mastery of synthetic farming averted famine

  Wallace acquired the remains of the Tyrell Corp and created a new line of Replicants who obey

  Many older model Replicants - Nexus-8s with open ended lifespans - survived

  They are hunted down and 'retired'

  Those that hunt them still go by the name ...Blade Runner

  虽然片头内容是“不加标点”,但很明显是自然分行。所以正确的翻译是:2020年代中期,生态系统崩溃,导致实业家华莱士的崛起。他掌握了合成农业,避免饥荒。华莱士收购了泰勒公司残部,并创建了唯命是从的新款复制人。许多旧款复制人连锁8型尝试生存,但他们被追捕和“退役”。那些追捕的人就是银翼杀手。)

  第三部《无路可逃》。连锁8型的复制人,可以在人类中隐藏起来了。主人公萨博是个老实巴交的复制人(片中他洗脸的细节,故意显露出他的右眼被重新缝合过,他还戴上灰蒙蒙的眼睛来掩盖),他变成一个“养虫人”(人类需要蛋白质,环境退化,所以只能靠养虫子来提供)。他不苟言笑,不敢娱乐,甚至也不敢向盘剥自己劳动的商人表达愤怒。但是,为了救一对母女(很显然他对这对母女有感情),他教训了那帮坏蛋,却泄漏了身份。

  三、《银翼杀手2049》

  新一代的银翼杀手K,居然是新型的复制人。就是华勒斯制造的那种绝对忠诚的复制人。换言之,为了解决社会问题,政府不仅购买复制人充当士兵,还购买复制人充当消灭残留的连锁8型。银翼杀手K一出场就成功把《无路可逃》中的好人萨博给毁灭了。当然为了维护主人公的形象,他杀人的过程显得合理合法。然后K发现萨博家附近一棵树下居然有一株小野花,很明显是为了献祭。他利用无人机测试到树木边埋着一个箱子,箱子里居然是《银翼杀手2020》中的连锁6型复制人瑞秋的骸骨,而且研究发现瑞秋是死于难产(死亡时间是30年前,也就是说,符合既定逻辑的,瑞秋短暂的4年寿命并没有延长)。换言之,复制人居然还会繁育后代!这对于警察局长而言,比2020年复制人逃回地球更危险。因为复制人居然会繁衍后代。用她的话说:我们的世界基础是“墙”“分界线”,如果双方明确,就不会有战争,更确切的说是大屠杀。这其实也就和之前电影展现的基本问题一致:6型复制人有4年生命的限制,这样他们不会有太大的发展空间,即便在体力和智力能够与人类相媲美,甚至超越人类,但是他们是奴隶,没有问题;8型复制人有与人类一样的寿命,但是有足够的信息记录,右眼球里藏有编号,人类随时可以确定他们,把他们分辨出来,同样没有问题;新型复制人绝对忠诚,说白了就是一条狗,也没有问题。但是现在,那些可能背叛的6型复制人,居然会繁殖,她生下的复制人,很明显超乎预想,完全可能和人类无法分辨,这就造成了巨大的危险。K没有复制人女友,只能拥有一个虚拟人女友,可想而知,就是问题所在,这本来就是“种类权限”所束缚的,K不说没有资格去找个人类女友,也不可能去找个复制人女友。

  于是,K就出发去查找线索。尽管因为之前的核爆炸破坏了大量的资料。但是华勒斯的助手露芙通过K带来的“死者毛发”还是挖到一点资料,发现死者曾经爱过老银翼杀手德卡。

  影片中,除了街道上满是全息广告之外,依旧是末日的安脏与混乱。似乎在解释人类永远无法活在一个纯粹美好的“理想国”,只能是在高科技与糟糕的生活中生存。

  还有,作为复制人K,毕竟是警察,所以有自己的家。还像一个人类那样做饭。当然,他没有复制人女友,所以他拥有的是一个“虚拟人”女友。就好像现实中,人们总是趋向与A男B女的组合。为了让女友能够陪自己出外,K还买了个外出的虚拟播放器。可惜虚拟女友始终是虚拟的,所以要么是K要接个电话就得把她暂停,遇到危险要应付就得把她关闭,而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K被别人打倒在地,尽管她像灵魂那样,通过长期的共存记忆,培植出“爱”的感受来。

  此外,还有华勒斯脑后面留下的借口,这样他的助手随便加上一颗药丸大小的“优盘”之类的东西,他就可以检测复制人的新型号了。人类靠着华勒斯的复制人,已经开发了九个新世界了。“文明的一切都是基于廉价劳动力的使用,但是我们不再接受奴隶制,只有天使做为奴隶”。因为新型号不满意,尤其是当华勒斯发现复制人能够繁殖后代之后,

  当场华勒斯就对着新型号的子宫位置,一刀给杀了,就像当初他演示给政要看那样。这是一个血腥残忍,真正把复制人当奴隶看的角色,完全和《2020》中泰瑞尔老头相反。他也很明确不能让复制人拥有生育功能,因为“没有生命,没有尽头”(《道德经》:天地之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也,故能长生)。这样他才可以制造无数的人造人,去服务人类无尽的扩张欲望。获知旧型号拥有生育能力,他就派露芙去警察局把瑞秋的骨头抢回来。很明显,这研究不出什么来。所以华勒斯派出最优异的复制人露芙,去追踪K,很明显K掌握的线索他也掌握了。

  K继续搜索下去,他找了德卡的老同事,却一无所获。没有办法,他又回到之前被自己杀死的复制人萨博家中,寻找其他线索。终于找到了藏在钢琴架下的婴儿袜子和一张照片。并看到刻在树下的几个数字(日期),很明显是孩子的出生日期21年6月10日。K的虚拟女友,以及自己的记忆提醒着他,一直以来,他认为那是被植入的记忆(他藏了一只底部刻着6.10.21的小木马,宁可被其他孩子揍一顿也不愿意让他们碰这只木马),现在看起来可能是真的。而且这时候通过查询资料显示这个时间出生的记录的,是两个基因完全相同的孩子(一男一女),因为即便是同卵双胞胎,基因也不可能完全一致。唯一的可能就是一个是人,一个是复制人。两个都被送到的保育院,但是女孩因为基因疾病死了,而男孩则失踪了。K去了保育院,看到了一群孩子在努力学习修东西(正如院长教训他们的,不会工作,就无法生存。很明显,政客和财阀有了复制人作为自己的奴隶,自己的欲望可以无限扩张。根本就不需要这些“真实的人类”,以至于被抢走了“辛苦活”的底层人类过得更惨,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更容易理解之前“人类至上主义者”对复制人的虐杀。毕竟,电影《银翼杀手》本身更多的是站在“复制人”的角度来思考问题)。很明显相关的文字资料被销毁了,但是无意间K发现自己对保育院的环境似曾相识,而且在某个角落里,他找到了自己埋藏的刻着6.10.21的小木马。这样一来,K对自己的身份自然产生了怀疑,自己就是那个失踪的男孩?虚拟女友甚至为此“加油添醋”给K起了个人类的名字——乔。

  K只好去找“回忆设计师”,毕竟如果他的记忆是假的,那么设计师如何设计出“如此逼真”的记忆呢?自然有个真是的底本,那个真实的底本就是瑞秋的孩子!但是从回忆设计师那里,K没有得到答案(可能是他不敢问,可能是问了,但是导演故意给我们留了一手,不让我们掌握其中信息,根据后面的故事情节来看,其实是K没有问,因为他怕自己的记忆是制造的,他宁可相信自己是那个特殊的孩子,正如后面复制人领袖对他所说的:谁都想成为那个孩子)。K只好从那小木马着手,他通过一些私人制造商,获悉这小木马曾经遭受严重的辐射,必然来自当初辐射最强的地区。他进入了那个没有人敢进入的辐射区,在一所豪华的住宅里找到了老银翼杀手德卡(很明显尽管住的地方很豪华,好酒喝不完,但德卡靠养蜜蜂活下来,而且做梦都想吃奶酪)。德卡叙说了缘由:因为和瑞秋一起逃亡,瑞秋有了孩子,他们只好分开。等他回去找孩子,却因为资料被销毁找不到。何况,他不想孩子被发现,从他手里被带走去作为“实验品”(毕竟这可能是第一个人类与复制人生下的孩子,可以研究出很多东西来),与爱人,与孩子分开,恰好是因为“爱”。K把小木马放下,放在一对木刻动物里,很明显德卡一直把雕刻木玩具当作日常消遣。K理解了德卡,即便自己就是德卡和瑞秋的孩子,一个既有复制人又有人类血统的特殊人,他也可以释怀了。

  问题是,露芙出现了,她从警察局的资料库里,找到了K,追踪而来。结果她逮捕了德卡。而K则被复制人收留,在那里,他获得了更多的真相。他遇到的是那个怀抱孩子的接生医生。医生告诉他:对于复制人而言,他们能够有自己的孩子,那么才是真正的“人”,完全有了自由。接生瑞秋孩子的人,现在成为了复制人的领袖,他们甚至准备集结军队,解放复制人。而瑞秋生下的女儿,就是信仰,就是号召复制人起来革命的“精神领袖”(这跟中国历史造反找个落魄王孙做傀儡一样)。而K原先自以为自己是那个孩子,其实不过是复制人为了保护“真正的孩子”,而故意制造的“复制人”。换言之,那个能够将记忆制造师,才是真正的孩子!

  而在华勒斯这边,他则告诉被抓来的德卡:德卡和瑞秋的爱情其实是泰瑞尔的阴谋,她特意被设计成一个完美的姑娘,而且具备生育的能力,这样引诱一个男性生下孩子的话,那么那个孩子就是“半人半复制人”,尽管未被测试,可能存在各种问题,但是却可以提供很多的研究成果,就像克隆羊之于生物克隆研究一样。可惜意外地,因为泰瑞尔被复制人罗伊杀死,而华勒斯掌握了这些信息(当然我认为这是bug,虽然对于华勒斯而言,要再做一次这样的“实验”相当容易),却找不到那个孩子?而德卡相当强悍,即便华勒斯又制造了个瑞秋出来,但是德卡还是没有屈服,没有说出孩子所在(其实他现在也的确不知道)。

  最终,K拼了性命,从露芙手中,救走德卡,并且把德卡带到那个回忆设计师那里去,因为回忆设计师就是德卡的亲生女儿。故事到此终结。

    美女图库
    更多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